欢迎来到尤物!客服专线 : 010-59082349

首页>原创设计师>李乾Tony专访

出走投行圈,他做的手机壳火得一塌糊涂

从高中时期开始,李乾就对艺术设计怀揣着憧憬,后来阴差阳错学了金融,他却从未放弃过自己的梦想。好在追梦的脚步从不怕晚,出走投行圈,他与三个伙伴共同创立了“大兜收集室”。他们将每个人想要讲的故事融入到产品设计中去,希望能遇到看懂故事的你。

编辑/卢奕贝 采访/Yiwei · 2016-09-05 设计师主页

毕业于金融专业,在成立大兜收集室之前,李乾一直从事投行工作,后来因为对职场潜规则的不满,他毅然出走投行圈,去追逐他的创业梦想。

“离开投行圈对我来说一点儿都不可惜。”他说,“所学专业和日后从事工作不一样的人太多,我将爱好变成了工作,算是其中很幸运的那一类了,至于在投行圈的那段工作经历……”他笑了笑,“它为我发展自己的兴趣提供了物质基础,也挺好的。”

在朋友眼中,李乾是一个笑容腼腆,会生活的男生。他会将朋友圈里的每一条分享都做得非常精致,闲时也喜欢泡在氛围安静的咖啡馆里,享受一下难得悠闲的午后时光。许是因为性格相近的人天生有一种被互相吸引的默契,李乾与一同成立“大兜收集室”的几个同伴,都是在咖啡馆里认识的。

李乾用“合拍”这个词来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除了在生活方式上的合拍,我们在性格上也有很多共同之处,都是非常典型的处女座。”说到一同创业的伙伴,他的语调非常明快,“这个处女座可不是在黑他们,在我看来‘处女座’在设计领域是个褒义词,因为只有具有精益求精追求完美精神的人,才能做出来好的作品。”

与合拍的人在一起工作是令人愉悦的,大兜收集室在创办的前期就展现了它优于其他创业团队的高效率。“你想象不到我们名字和logo的敲定有多快,只花了两三天的时间。”一群做设计的年轻人,不擅长咬文嚼字,所以他们从最熟悉的视觉领域出发,另辟蹊径地决定优先设计logo,再取名字。他们一致认为昆虫左右对称,很适合做logo,于是翻阅了昆虫类的图书,发现大兜虫的剪影很好看,最终确定了“大兜收集室”这个名字。“事实证明这个名字起得还不错,至少很多人都向我们反馈它听起来很亲切,很好记。”

因为不喜欢别人将各种规则强加在自己身上,李乾也不会去框定团队中的其他人。“我们的氛围很自由,虽然是公司背景,但是没有朝九晚五的坐班制。我们不想死板地定义大兜,所以也不会干涉设计师的创作思路,作品凸显出来的就是设计师本人的风格。”

以大兜收集室的手机壳为例,团队中三个设计师各负责一个系列,创作出三个迥异的风格。但分开设计的方式并不代表大家没有团队合作,在每个系列的设计初稿形成后,所有成员都会一起讨论设计方案的可行性,并且给出自己的意见。“我们团队的设计师都很优秀,有自己独立的思想,我希望他们能将自己的想法通过作品表达出来,说通俗一些,就是让每件作品都能开口讲设计师想要表达的故事。”

但是一群创业新手,在实现理想的道路上总会碰几次壁。大兜团队希望通过作品来传递让人舒服的正能量,所以将“保护野生动物”的主题融入到了第一期手机壳的设计中。设计师写实地刻画了很多动物,通过大家提供的各种市场调研反复排除,最终只留下了四种,并配以一种名为“工业灰”的颜色做手机壳的背景,寓意为工业排放对野生动物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希望大家树立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他们对这一系列信心满满,但是因为与工厂谈判的经验不足,最终留下了很多的库存,导致资金紧缺,为团队后期的创作增加了压力。

这个压力对于一个新生创业团队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但是大兜团队咬紧牙关撑了下来,甚至并没有因为在困境中而降低后续生产产品的质量。

“在我看来产品的设计和质量是同等重要的,质量出现问题,会消磨掉产品本身的价值,况且打着原创设计的名义以不算低的价格去卖质量不好的产品也是不道德的。”质量对于李乾来说是不容妥协的原则问题,“我安慰我的团队说,创业就是这样,需要在摸索中前进,挫折只能证明我们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但是说实话这件事对我的打击也很大。好在我们参加的杭州市级别的创业大赛获得了荣誉,可以去申请资金帮助,最重要的是这一系列的手机壳在上市以后口碑不错,这是最让我们欣慰的。”

“有种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感觉。”他如是形容说。

对于大兜收集室未来的发展方向,李乾表示并不会局限于手机壳。当初将产品定位在手机壳,是因为现在的“低头族”很多,手机壳的需求较高,蛋糕还有很大的瓜分余地。

“我们叫做‘大兜收集室’而不是‘大兜手机壳专卖’,我希望我们在未来可以用自己的原创作品丰富文创产品这条线。”李乾笑着剧透说,“也许过不了多久,我们的环保袋就能在尤物上架了。”

至于环保袋的设计是怎样的,李乾没有细说,但是按照大兜的设计思路,我们可以断定,又有另一个新故事要跟我们见面了。

<完>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发表评论

评论(0)